四姑娘侯府日常 - 第一章 翻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天色渐暗热闹一个白天容侯府终于安静了下来,檐下高高挂起的红灯笼也陆续点上了灯火,亮堂了起来。

    却只见一道红红的火光在这夜幕之中极为亮眼,堪称一道美景。

    “你说什么!伽蓝偏院儿烧起来了,那容四呢?她怎么样?快说!”寿安堂西侧房一女子从美人榻蹭地坐了起来,她满脸急切,若不是语气微有几分开心的意味。底下的丫鬟还真以为自己主子转了性。

    说话的人正是告发容沨龌蹉之事的表姑娘赵繁,她眼底升起几分快感抓着丫鬟的手腕:“快说!容四是不是已经被烧死,还是她被火给烧伤了!”她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容四的下场,无论是哪一个都让她足够解气。

    丫鬟眸光微闪,摇头道:“四姑娘被人救了。”

    “救了!”赵繁尖尖地指甲一下掐在丫鬟的肉上,好看的脸有些扭曲:“谁救了她?那伽蓝偏院儿的婆子,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东西。”

    “姑娘,你说四姑娘从伽蓝偏院儿出来会不会让人去查那件事情。”丫鬟躬着身子,望着赵繁的眼睛,说出心中疑虑。

    赵繁脸色一变,眸子微微一暗,掐着丫鬟身上的软肉越发用劲,幽幽骂道:“查什么查!那事儿本就是容四自己不知廉耻,还能怪谁!你若是想让你家人好好的,就把这件事儿给我烂在肚子里!”

    丫鬟趴在地上,颤抖着身子,道:“奴婢什么都不知道!奴婢什么都不知道!”

    赵繁脸色稍霁,又倒回在金丝软枕上,眉间闪过一丝戾气,竟然让容四给出来了!

    “表姑娘,老夫人跟前儿来人了,说让你去前面儿一趟。”守在外面的小丫鬟掀了帘子进来道。

    赵繁眉眼紧皱,瞧了那底下跪着的丫鬟一眼,道:“我知道了,马上就来。”

    ……

    “四丫头,你说今日之事另有隐情。”寿安堂堂屋内容老夫人和容侯爷高坐上首,两边分别坐着二房夫人以及两房的几位姑娘,唯独就剩尚在病中侯爷夫人与那还在庵庙住着的五姑娘没有在。

    “若不是今日大火,女儿都还关在那伽蓝偏院儿,有冤无处说,只能等着坐实那无中生有的恶名。”容沨身上污糟的衣服已经换下,头发被大火撩的烧了半截,右手腕处也多了一道火红的伤疤。

    容侯爷见容沨一身伤痕,眉眼微皱,沉声道:“看守伽蓝偏院儿的婆子是哪个,竟然还让院子起了大火,姑娘虽犯了错在里边思过,可也是正经的主子,莫不是奴大欺主,轻视主子才起这等祸事!”说罢便要让人去拖那个婆子。

    容老夫人转着佛串的手微顿,面色淡淡开口道:“侯爷,那婆子犯错是要罚,当紧的是四丫头的事儿。”

    她半眯着眼睛透出一道精光,望着容沨道:“四丫头你既说你受了冤枉,担了莫须有的骂名,那就要说清个一二三,若是说不清楚,还故意攀扯别人,就是你老子心疼你,我这当祖母的也饶不了你。”容侯爷闻言也听懂了容老夫人话里的意思,今日之事不让他插手。

    容沨低垂着头,眼底神色莫名,听着门外细碎的脚步声响起,嘴角才微微弯起:“人既然到齐了,今日之事也自然好说开了。”

    赵繁一进屋子便见着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细细望去都有几分怪异,心下微动。她看着堂下跪着娇小身影,脸上端好的笑靥差点垮掉。

    容四怎么会在这里?!

    她见礼道:“见过舅舅、外祖母。”

    “繁姐姐当真是把自己当成了容家人,什么时候连那‘表舅舅’和‘姨外祖母’都省去了两个字,叫的当真亲切。”容沨浅浅笑道,迎上赵繁看向她的目光眼底流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讥讽。

    赵繁心中羞恼,她原本就是一介孤女,初到侯府时不知受了多少白眼冷嘲,可看着侯府泼天的富贵,一个姑娘随便一个珠串都够她以前一年的脂粉钱,她费心钻营讨好容老夫人就是为了这富贵,就连父母在时为她订下的亲事她也瞧不上了。

    她想借着容老夫人往上爬,为她以后谋算,可是谁想一次宴会,容四竟然把她的身份给说破了,原本对赞赏有加的夫人一下就冷了下来。这整个青州都知道容侯府有一个来打秋风的破落户。她的荣华富贵就因容四一句话给毁了,她怎么不能恨她。

    赵繁心下微紧,这次她决不能让容四翻身。

    容老夫人道:“繁姐儿,四丫头说她今日受了冤屈,你又与此事有些牵扯,你们便把话给说清了,老婆子我不偏袒任何一人,就认一个理字。”

    赵繁垂首低头,遮住了脸上的怨毒的神色。今日就是你容四再怎么冤屈,我也能让你硬生生给咽下去。勾引自己姐姐的未婚夫婿,容四今后只会成为青州更大的笑柄。

    “今日是二姐姐与王家公子结亲下聘之喜,繁儿早在数月前为二姐姐备上贺礼,准备亲自送上。可谁想竟然在听风回廊瞧见四妹妹拉扯着王家公子还,还有意往王家公子身上倒去。王家公子已和二姐姐接下良缘,又是守礼端正之人,还以为是四妹妹犯了疾病,才会晕倒。又见繁儿也在,便把四妹妹托付给了我,繁儿也以为是四妹妹身体病弱才会这样,谁想却发现四妹妹身上竟染了情香……跟在四妹妹身边的贴身丫鬟见事情暴露便将四妹妹的算计给说了出来。”

    “四妹妹,二姐姐与王家公子是佳偶天成,一对璧人,你怎么能做出……”说到最后赵繁一脸羞愧难忍,似难以启口。

    “孽障!”容侯爷将一个茶盏狠狠砸在了地上,气急败坏道:“我竟养了你怎么个不知廉耻的女儿,若不是你姐姐发现的早,是不是就真真如意了你的心思。还不如现在打死了算了,省得日后连带整个侯府为你蒙羞!”

    底下几个姑娘均是一惊:这容四怕真是要折在这儿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