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光 - 窥光_分节阅读_18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们俩走得不远,但很快就看不见营地的灯光,天边隐隐泛着黑紫,沙漠的绵延起伏在黑夜中只显出边缘,漫天星辰,是在城市中见不到的景色。
    傅煦斜挎着一个小包,从里面掏出了一个指星笔,打开指向了天空。指星笔绿色的光像是无尽延长,直指天际一般。
    他被傅煦牵着手,在沙漠里漫步走着,听着男人不紧不慢地给他讲着星星。
    万籁俱寂,只有傅煦好听的声音,让他很是享受,他问傅煦怎么会研究这些。
    傅煦说自己没有故意研究,只是陈风给他买的书里有本讲这些的,他翻开一本书,通常都会读完,也算因此记住了挺多没用的知识。
    谢时冶握了握傅煦的手,好笑道:“怎么就成了没用的知识了,现在不是用上了吗?”
    他怀疑傅老师是要一股脑把浪漫都透支光,让他这这一晚幸福死,然后才能好好忍受异地恋的折磨,加油工作。
    不知道是不是阳阳特意请来的救星,谢时冶心想,干得漂亮,回去年终奖发多一份给阳阳。
    这样贴心的助理对他的人生相当有帮助呢。
    走了不知道多久,傅煦停了下来,他们俩寻到一个小斜坡上坐下,风凉凉地吹倒脸上,谢时冶靠在傅煦怀里,眯着眼,满足得跟只猫似的:“还有什么惊喜啊,傅老师。”
    傅煦尴尬地咳了声,将指星笔收好了,无奈地说:“你就不能装不知道吗?”
    “你这么辛苦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来,不就是为了准备浪漫吗,放心,我不嫌你土。”谢时冶大言不惭。
    傅煦伸手在他的脑门上弹了一下:“就不能不拆台?”
    谢时冶拉开了傅煦的外套拉链,将脸贴到人热乎乎的胸口上,听着那快了一拍的心跳声:“到底是什么惊喜啊,你竟然这么紧张?”
    傅煦没好气道:“没有惊喜。”
    话音刚落,一声奇怪的爆破声响起,谢时冶猛地坐起声,看到不远处有烟花升起,有火光大盛。
    离他们有一段距离的斜坡下,站着两个劳心劳力的助理,阳阳脸上都有道黑炭抹出来的痕迹,看着颇为好笑。
    火光圈出了爱心,烟花朵朵绽放,果然是老土的一把惊喜,连傅煦也没有新意。
    偏生就是这老土的点子,让谢时冶眼眶发烫,嘴唇发抖,他含着水光望了眼傅煦,不忘担忧:“这么大的动静会不会让节目组发现?”
    傅煦摇头:“不会,隔得挺远,我们下去吧。”
    手牵着手,走得近了,便看到还有一把椅子,一柄吉他。傅煦松开他,走过去坐下,抱着吉他轻弹轻唱,从爱的罗曼史弹到seeu,几乎首首都是他们的定情曲。
    最后到生日歌时,谢时冶简直猝不及防,他惊讶地看向手机:“我生日到了吗?”他竟然都忙到忘记了。
    今年过年比较晚,他的生日都从年后提到年前了。
    傅煦献了几首曲子,才停下,看着谢时冶一脸懵,完全不知道自己生日的模样,不由大感好笑:“你怎么连自己的生日都能忘记。”
    阳阳也是最近才知道谢时冶的真正生日,主要谢时冶都不过,也没跟他们说过,阳阳伤心了,枉他跟了谢时冶这么多年。
    虽然有点小脾气,但阳阳还是捧上了生日蛋糕:“谢哥,三十岁生日快乐。”
    按理说,三十岁一道坎,对于娱乐圈的明星来说,好像也没有太值得高兴的,可是谢时冶很高兴。
    大概是因为他今年收到了一份最好的礼物,比他想象中的要好很多。
    天知道他在几个月前,还只是期望他真正生日那天能够吃到傅煦做的长寿面,哪知道物超所值,傅煦是他的了,别说是面。
    傅煦接过阳阳的蛋糕,递到谢时冶面前,低声跟他说:“重新许愿,之前的不算。”
    谢时冶双手握在一块,隔着烛光看傅煦:“为什么之前的不算?”
    “上次在ktv许的不算。”傅煦说。
    谢时冶都快以为傅煦有读心术了,他故意道:“你知道我许了什么愿吗,你就说不算?”
    “是许了跟我有关的。”傅煦笃定道。
    这下谢时冶哑巴了,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的神情更让傅煦笃定几分。
    火光柔软了傅煦的眉眼,他低声道:“这次给自己许,上次的不作数。”
    谢时冶眨了眨眼,闭上眼睛,怎么能不作数,还是一样,上次他许愿傅煦能够好好的,这回他许愿,他和傅煦能够在一起,长长久久。
    许愿过后,吹灭蜡烛,他们四个人简单地分食了蛋糕,又开始清理起地上花火过后的残余。面积不大,清理起来到快,就是味道呛人。所谓浪漫一时爽,清理火葬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