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汉朝养老 - 老虎托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里正点头,“我以为它看到咱们这么多人会跑。”随即转向谢广的爹,“你经常进山,看出什么没?”
    谢广的爹摇了摇头,“兴许老虎跟别的东西不一样。”
    “不对!”谢琅道,“老虎是不怕人,但它都成这样——”心中忽然一动,“我知道了!”
    众人吓一跳。
    老虎跟着咆哮一声。
    谢大郎不禁说,“你知道就知道,那么大声音做什么。等一下,你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老虎为何怕咱们靠近。”
    谢大郎不禁翻个白眼,“废话!我也知道,怕咱们杀它。”
    谢琅看着他,继续。
    “看我做甚?”谢大郎不禁问。
    里正叹气,“若是这样的话,三郎就不会再说一遍了。这个道理连小七都懂。”转向谢琅,“别理你大哥,继续说。”
    谢琅瞥一眼谢大郎,就面对着里正,“老虎虽不是人,它也知道痛。这么痛还如此艰难的站起来,可不像怕死。再说先前背对着咱们,不知道咱们是人的时候,它就不时地咆哮,阻止咱们靠近。”
    “对!里正先前扔一块土过来,那东西根本伤不了它,它还浪费力气使劲吼,”谢广的爹看了看老虎,“如果不是为了它自己——”猛然转向三郎,“小老虎?”
    吼!
    谢琅陡然瞪大眼,“它——它能听懂咱们说的话?”
    “真是白虎神兽?”里正忙问。
    谢琅瞬间冷静下来,看向他,“你见过这样的神兽?”指着老虎的肚子。
    里正张口想反驳,发现无言以对,却又忍不住,“那刚才如何解释?”
    这下换谢琅无言以对。
    “要不我试试?”谢琅看向其他人。
    谢大郎问:“怎么试?”
    谢琅把手里的弓箭扔到一旁,又夺走里正的砍刀扔过去,随即盯着老虎,“我们不会伤害你。懂我的意思吗?”
    老虎盯着谢琅。
    谢琅晃一下怀里的小七,“这是我的孩子,和你的孩子一样。”
    “没用!”谢大郎道,“它再怎么懂人事终归是个畜——我,我的天,它它趴下了?”
    众人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过了许久,众人回过神来,相视一眼。
    里正的小儿子开口道:“爹,我过去看看。”
    “小心点。”里正道。
    里正的小儿子上前一步,老虎撑起前掌仰起头。
    “回来!”里正连忙说,“我过去。”
    女本柔弱,为母则强。
    老虎看起来命不久矣,可谁也不知道它会不会为了自己的孩子奋力一搏,咬死里正的小儿子。
    里正的小儿子不敢再逞强,哪怕他很担心他的父亲。
    谢广的爹开口道,“我过去吧。它真扑上来,我应该能躲得过去。”
    “我觉得,我觉得……”谢大郎弱弱道,“咱们过去都没用。”
    众人扭头转向他。
    谢大郎被看得不禁后退一步,期期艾艾道:“真的。你们忘了老虎为何趴下来?”
    此言一出,所有人转向谢琅。
    谢琅也猜到了,看着怀里的小七,“敢不敢跟我过去?老虎若是发疯,咱俩都得死。”
    小孩以前不知道什么是死,而谢元的死让他隐隐知道死就是不吃不喝,一动也不能动。小孩不想像他祖父一样,但他更不想跟谢琅分开。
    两条小小的胳膊紧紧抱住谢琅的脖子。
    谢琅看向里正,“我觉得老虎不会伤害我。”
    “我也觉得不会。”里正看一眼通体雪白的老虎,“都能听懂咱们的话,不是白虎神兽,也是神兽的后人。”
    谢琅无语,这老头怎么还没死心。
    “您说得对,我也是这样想的。”谢琅十分违心的说出来,空着的那只手不动声色地把别在身后的砍刀调到一个可以迅速拔/出来的位置。
    里正:“那你过去吧。慢一点,别吓着白虎。”
    “好!”谢琅点点头,转身之际给谢广的爹使个眼色。
    谢广的爹手背到后面,拉出砍刀。
    谢大郎看到他的小动作,也悄悄把手伸到背后,拿出大菜刀。
    谢琅单手抱着小七,绷紧身体,步履从容地走到离老虎三尺的地方,试着蹲下去,“我不会伤害你。”抱紧怀里的小孩,紧紧盯着老虎,做好随时把小七扔给里正的准备,才继续说,“你的孩子在哪儿?”手拍拍小七的胳膊。
    老虎一动未动,仿佛根本不知谢琅在说什么。
    谢琅皱眉,老虎听不懂他的话?刚才趴下只是巧合。
    “我们不会伤害你的。”谢琅再次开口。
    老虎恍若未闻。
    谢琅不禁看向里正。
    “别急,再等等。”里正小声说。
    谢琅耐着性子跟老虎对视。
    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天彻底黑下来,谢琅的腿蹲麻了,忍不住对里正说,“要不咱们回吧?”
    里正打心眼里觉得眼前的白虎是神兽白虎的后代,“再等一会儿。”
    “再等就半夜了。”谢琅道,“咱们把熊——”
    “动了,动了。”里正慌忙说。
    谢琅正想问什么动了,看到老虎动了一下,往旁边移一点。谢琅随着它的动作看过去,老虎的尾巴旁边有只小奶虎,“还真是只母老虎?”
    话音落下,老虎撑起前掌。谢琅正打算把小七扔出去,看到老虎转向它屁股那边。确切地说是转向小奶虎。
    “它这是要干什么?”谢琅不禁说。
    里正想走过来看清楚,老虎陡然看向里正。
    里正顿时一动不敢动。
    “爹,老虎只喜欢三郎。”里正的小儿子担心父亲不死心,又把自己往虎口送,抓住他的胳膊,“咱们再看看老虎要干什么。”
    谢琅见老虎叼起小奶虎,“我大概明白了。”
    “什么?”里正忙问。
    老虎把小奶虎放到谢琅面前,就抬起头眼睁睁看着谢琅。
    众人惊得张大嘴。
    谢大郎不禁说:“这是让三郎给它养孩子?”
    “看来是的。”谢广的爹说。
    谢琅看向里正,“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赶紧答应,它可是神兽白虎的后代。”里正急急道,“能保佑咱们整个养蚕里。”
    扯淡!
    不过是得了白化病的老虎而已。
    这老头果然没死心。
    “我有小七。”谢琅道,“要养你养。”
    里正:“它不让我养。”
    “等它死了就不知道了。”三郎接道。
    谢大郎脱口道:“白虎神兽知道。”
    谢琅抱着小七的手一紧,又想给谢大郎一脚,他怎么就这么多废话呢。
    “三郎,你——”里正忽然睁大双眼,指着老虎,手指不断颤抖。
    谢琅连忙转向老虎,看到一滴眼泪从老虎的眼中落在地上。
    卧槽!
    谢琅低咒一声,这老虎成精了。
    不会真被里正说中了,是白虎神兽的后代吧。
    呸!呸!
    世上连鬼都没有,哪来的神兽。
    “三郎——”
    谢琅打断他的话,“您别劝了,我知道了。”
    斗死黑熊,吓得喜欢独来独往的野猪集体出逃,差点让里正给它跪下的森林之王竟然哭了,谢琅叹息道,“我答应你。”看着老虎认真地说出来,拿起小奶虎放到小七手中,“一定会好好对待你的孩子。等它长大,就放它回归山林。”
    里正长舒一口气,“这才对。”
    谢琅想翻白眼,对个屁!养虎为患没听说过啊。
    可他注意到老虎转向小七怀里的小奶虎,流露出依依不舍的神色,又把到嘴边话咽回去,转而说,“我是个守信的人,说到一定会做到,你放心去吧。”
    “三郎!”里正不禁开口道。
    谢琅转向他,“又怎么了?”
    “你,你怎么能诅咒它?”里正极为不赞同。
    谢琅顿时无语,“不这样说,难道要我说,我把你的孩子抱走,你一只虎慢慢死去吧。小老虎身为虎子,总该送它娘最后一程吧。”
    里正张了张嘴,“就算,就算你说得对,你也不该让它早点死。”
    “不死咱们得在这里等到半夜。”三郎道。
    谢广的爹也想叹气,“你们一老一小别吵了,老虎快不行了。”
    里正和谢琅同时转向老虎,就看到老虎不知何时已趴在地上,双眼半阖,眼睛也失去了应有的光彩。
    谢琅拿起小奶虎,把小奶虎放到老虎嘴边。
    老虎艰难的抬起头伸出舌头舔一下,忽然闭上双眼,脑袋摔在地上。
    谢琅一屁股坐在地上。
    里正忙问:“怎么了?”
    “好像死了。”谢琅看着老虎,讷讷道。
    里正连忙跑过来。
    “爹,别急。”里正的小儿子抓住他。
    谢大郎发现老虎没有因为里正的走动而动,跟着里正走两步,老虎还没动,转向谢广的爹,“真死了?”
    里正跑到老虎面前,老虎依然没动,猛的跪在地上。
    谢琅吓一跳,见他很是伤心,又想翻白眼,“里正,天不早了,再不回去村里人该担心了。”
    “对!月上中天了。”
    不知谁说一句。
    谢琅连连点头,拿起小奶虎递给小七,“抱住。它以后就是你弟了。”
    “等一下,这头熊和这只虎怎么办?”谢大郎开口道。
    谢琅想也没想,“抬下山卖了。”
    “你说什么?!”里正一下站起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