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 095 撩得人心颤,交换更亲昵的称呼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唐家东院
    江锦上走到院子里,拿着喷壶浇花。
    江就站在屋檐下,抬手扶了下墨镜:
    花刚刚浇过水了。
    而江措已经绘声绘色将前院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江就打了个哈气,说得这么带劲儿,怎么不去演戏。
    “……想求情,话都没说完,就被唐老给撅了回去。”江措说得激动。
    “听说何岸他爸在外面还有孩子,也不想进一步得罪唐家,把他放弃了。”
    “只是何夫人就这么一个儿子,如果没了,只怕她这个何夫人的位置也坐不长久,所以千方百计想把人捞出来。”
    江锦上笑道,“难怪何家没动静,这何夫人还不死心,只是这个玩意儿,就是捞出来了,也成不了气候。”
    “早知如此,就该约束好他,酿成大祸再补救,太迟了。”江措咋舌。
    “稍微盯着点这位何夫人。”
    “盯着她?”江措眯着狐狸眼,“您是担心她为了儿子做什么出格的事?要是对唐小姐不利,不是对何岸更不利?”
    “以防万一。”
    “嗯。”
    ……
    说话间,有脚步声靠近,江措立刻噤声退到边上,唐菀便进了院子。
    “五爷,您中午不休息一下?”
    “不太困,浇浇花。”
    江就站在边上,面无表情推着鼻梁上的墨镜:
    您浇花不要只盯着一盆啊,旱的旱死,而这盆花都要被你淹死了。
    “你不休息?”江锦上装得很懂花艺,还随手拨弄了一下花盆。
    “还有很多工作要忙,祁总那边的工作,他不催,我不能真的一直拖啊,准备去画点翠的图样。”
    “那我去你书房看会儿书,江江在睡觉,我就不回屋打扰他了。”
    江家人集体沉默:
    操作太骚了,玩不过!
    **
    书房内
    唐菀先给陈经理打了电话,问了下工作室的问题,方才打开笔记本电脑,准备处理一下近期积压的邮件。
    “你们工作室,还有集体办公区?”江锦上坐在一侧看书,手边热茶,冒着徐徐白气,他也不是故意偷听她接电话。
    “我是在家工作,不过为了方便对外联系业务,陈叔在一个写字楼租了个小办公室,他的工作我不过问,员工也不认识我,难免有人,想和爷爷或者我爸套近乎,干脆从我这里下手了,这样会省下很多麻烦。”
    江锦上点头,这也难怪祁则衍接洽工作室很久,却不知道背后制作的师傅会是唐菀。
    她负责制作,陈经理那批人负责外联销售,也算分工明确。
    唐菀打开电脑后,刚点开邮箱,眉头瞬间拧紧。
    “遇到麻烦事了?”
    江锦上说了两句,唐菀破天荒的没理他,她眼睛紧盯着屏幕,似乎是被完全吸引了,可从她表情看得出来,遇到的绝不是什么好事。
    他直接搁了书,掀开膝上的毛毯走过去,待他靠近,绕到他身后,她也好似无知无觉般,直到……
    “菀菀——”
    他声线温缓低沉,苏,清冽,典型的公子音。
    江锦上想看清她的电脑屏幕,俯低身子靠过去,下巴几乎要搁在她肩上,呼出的气息,好似带着股热风,吹过她耳侧,让人心颤。
    唐菀几乎是下意识合上电脑,身子往前一些,试图离他远一点,只是她椅子与桌子前的间隙就这么大,根本逃不开。
    “在看什么东西?”
    “也没什么?就是一些垃圾内容。”唐菀轻哂,“最近收到几条短信,说我欠钱,没想到邮箱里也有,莫名其妙,估计是诈骗的。”
    “只有这个?”
    “之前有段时间,还接过不少售楼电话,这种骗子都是广泛撒网,能骗一个是一个,只是邮箱收到这个,有点诧异。”
    唐菀略微挪着身子,尽量避开和他有所触碰。
    “难怪刚才我和你说话,你都没搭理我。”
    “抱歉,您刚刚和我说什么了?”
    “我刚才喊你名字了。”
    唐菀原本面对他还算冷静,此时心底又被他搅和得稀巴烂。
    “你喊我五哥,我称呼你唐小姐太生分了,想换个称呼。”
    “叫你菀菀,可以吗?”
    他声线越发低柔,喊她名字时,莫名的温柔缱绻。
    唐菀小名就是这个,不算是什么特别的称呼,只是从他嘴里说出来,每个字眼都能轻易拨动她本就脆弱的神经。
    心脏震荡着,每一下都像是急浪拍打在沙滩上,每一次都撞得人心颤。
    惹人心慌。
    “如果你觉得这个不合适,你可以想一个,你希望我怎么叫你?”
    再想一个,那就是专属称呼了。
    唐菀觉得他说话时,热风就落在她侧颈处,痒得要命,“您就这么叫吧。”
    “那下次,你也别叫我五爷了,太显老。”
    唐菀闷声点头,而后,江锦上已经离开,回到了自己位置上。
    淡定从容,只是唐菀这心,被他搅和得一团乱,深吸一口气,继续工作。
    江锦上泡了杯碎银子,浓厚香甜的糯米香充斥着屋子,又暖又甜。
    ……
    直至外面传来一阵争执声,两人对视一眼,默契得同时起身往外走。
    “出什么事了?”江锦上看向外面的几个江家人。
    “江措去看了。”江就解释着。
    唐菀却抬脚已经往前面走,走到半路撞到了江措,“张德福那个混账玩意儿来了。”
    “他来干嘛?”唐菀蹙眉。
    “说被人追债,那些人要剁了他的手,正跪着求唐先生帮忙。”江措咋舌,“还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都闹成这样了,居然有脸来要钱?你们又不欠他的。”
    “唐先生已经在处理了,您别去了。”
    “千层饼都没他脸皮厚。”
    唐菀明白他的意思,这张德福就是个流氓混子,过来大吵大闹,场面肯定很难看。
    “没关系,我去看两眼。”前面闹得动静太大,她在后面也坐不住,“你们还是留在东院吧,别让江江去前面,那就是个混蛋,我怕伤到他。”
    江锦上看了眼江措,“你去看着江江,我陪菀菀去看看情况。”
    江家人:菀菀?
    什么操作?
    书房待一下,称呼都换了?真不愧是他家五爷。
    **
    而此时前厅已经闹得不可开交。
    “张德福,你再不走,小心我报警抓你。”唐云先也没想到这个人如此无赖,闹成那样还敢过来要钱。
    “警察来了我也不怕,当时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设计我,毁坏我的名誉,光是这点,你也得赔偿我的精神损失和名誉损失!”
    唐云先哂笑:“名誉?你有这种东西?”
    ------题外话------
    新的一周开始啦~
    五爷日常又开始各种骚操作了,哈哈
    为了媳妇儿,连小侄子都不要了。
    江江:正在梦里打胡萝卜精。
    **
    追文记得留言哈,有免费评价票和推荐票的记得支持一下,么么~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