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 093 上门求情,不给面子硬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平江虽然偏南,可凛风一吹,瘦叶枯黄,也已悄然入了冬。
    用完午饭,江锦上就带着江江回东院午睡,老爷子斜靠在廊下藤椅上晒太阳,唐云先则坐在他边上,简单说了下张俪云和唐茉的情况。
    警方调查,到进入司法流程,法院提审,需要一段过程。
    “这事儿你看着办就行。”老爷子眯眼哼着一段评弹小调,悠哉惬意。
    唐云先余光瞥见唐菀正站在另一侧廊下喂画眉,忍不住靠近老爷子,低声说道,“您怎么把江锦上安排在东院?”
    老宅空房很多,他也是这次回来,才知道他居然和自己女儿住在一个院子里。
    “您怎么不和我打个招呼?”
    “这是我家,我安排谁住哪里,还需要经过你同意?”唐老瞥了他一眼,冷哼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
    “小五是来养病的,菀菀那院子最清净,有什么问题?”老爷子斜眯着眼。
    “西院也不错啊,这孤男寡女的,不太合适吧……”
    做父亲的,看谁都像“采花贼”,况且他父亲还有意撮合。
    “那你现在去和他说,让他搬出去得了。”唐老冷哼。
    “您这……”唐云先无奈,人都住进去这么久了,怎么撵出去啊。
    “你也知道为难啊。”唐老轻哂,“我出事的时候,你在国外,都是小五忙前忙后照应着,还给我特意请了京城来的专家,现在用不着人家了,就打算把人一脚踹开?”
    “爸,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觉得他们这个年纪,又是未婚未嫁,住那么近,不太好……”
    老爷子眯眼盯着他,“哪里不好了,你就是自己想法龌龊,把孩子也想坏了。”
    “不是,我……”
    “如果真有点什么,那也是你情我愿,难不成你还想棒打鸳鸯?”
    “……”
    唐云先是个极为斯文讲究的人,若论耍泼皮无赖,逞口舌,那是弄不过自己父亲的,这老爷子年轻时也不是这样,年纪大了,这性格,越发任性难以捉摸。
    而此时陈妈在里面喊了句,“小姐,你的手机响了。”
    “马上过去。”唐菀将鸟食儿放在一侧,一边擦手一边往里走,看到来电显示,微微皱眉,“喂——何阿姨……”
    唐老和唐云先互看一眼,何家电话?
    “我去医院打算看看唐老,这才知道你们出院了。”对面的人语气还算温和。
    “嗯,已经在家了,劳您挂心。”
    “是回老宅了吗?我去你们家在市区的别墅,好像没人。”
    “是的。”
    “那我现在在你家老宅门口,方便进来吗?”
    唐菀语塞,这何夫人分明是打听好过来的,人都堵到门口了,也知道她在家里,不太好推拒,只能笑着说,“您稍等,我马上去给您开门。”
    挂了电话后,唐老才低声问道,“何家的?过来了?为了那件事?”
    唐菀点头,出去开门。
    *
    唐家老宅在身处弄堂小巷,老城区,墙体斑驳,石板路,布满青苔。
    门一打开,女人出现在唐菀眼前,一身黑色长裙,简单的长款呢子衣,也是四十多的人了,看起来却非常明艳娇嫩,与身处的环境格格不入。
    她就是何岸的生母——吕惠如。
    之前他们夫妻俩找过唐菀几次,后来何岸父亲就没出现过,反而是吕惠如锲而不舍,隔三差五找她,有时就是聊天,可真实目的她也清楚……
    想为儿子减刑。
    “阿姨,您过来提前说一下啊,让您在外面等着,真是不好意思。”唐菀客气地领她进去。
    “是我来得突然。”吕惠如刚进院子就看到了唐老和唐云先,也是客气地打了招呼,“唐老,唐先生,打扰了。”
    “吃过午饭了吧?”老爷子虽然嘴角勾着,笑意却未达眼底。
    “吃过了。”
    “人来就行,带这么多东西干嘛?”
    “都是些补身子的东西。”吕惠如笑得讨好,“早就想来看您,只是知道您身体不易动怒,我家那混账东西做错了事,怕您看到我生气,直到您出院,才厚着脸皮来了。”
    “阿姨,您坐,喝点茶。”唐菀将茶水端出来。
    “谢谢。”吕惠如笑着接过茶水,她原本就是想为儿子求情的,只是唐菀和唐云先这边都是油盐不进,她就想来唐老这边碰碰运气。
    毕竟老爷子能不追究唐茉故意杀人,那也极有可能对自己儿子网开一面。
    简单聊了几句后,她笑着打量唐菀,委婉提起了何岸的事,“菀菀是真的漂亮又懂事,你们是真有福气。”
    “哪像我们家那个混账东西,一点都不省心,我待会儿要得去派出所跑一趟。”
    “我就这么一个儿子,真是为他操碎了心,真是被我惯坏了,才让他做出那些混账事,这里我替他给菀菀和你们配个不是,是我教子无方,你们别和他一般见识。”
    有老爷子在,唐云先和唐菀都没说话。
    为了自己儿子,吕惠如只能硬着头皮,刚想开口求情,唐老说话了。
    “何岸变成这样,作为父母的确有不小的责任。”
    简单又直接,一点面子都没给。
    “他之前的行为就很过火,没有及时约束,导致酿成大祸,让他长点教训也好。”
    “你刚才不是说要去派出所,我这也打算午睡了……”
    变相告诉她:
    求情?没门!
    我要睡了,你可以走了。
    吕惠如好不容易来一次,肯定不想轻易离开,眼看老爷子起身拄起了拐杖,立刻开口,“唐老,孩子才二十多,这要是进去了,那以后……”
    “对了!”唐老直接打断她的话,“我最近按照医嘱吃药,不敢随便进补,你拿来的东西还是带走吧,我也用不着,留在家里浪费了。”
    “唐老……”吕惠如下意识想追进去,却被陈妈笑着拦住了,“何夫人,我送您吧。”
    这里毕竟是唐家,她不敢造次,只能悻悻然出去了。
    刚上车离开,就气得直接砸了手机,车厢本就极窄,响声极大,吓得司机哆嗦一下,车子猛地朝一侧歪了下,差点出意外。
    “夫人,不好意思。”司机急忙道歉。
    “明天你就不用来上班了。”吕惠如气恼。
    好不容易到了唐家,的确进了门,可就在院子里聊了会儿,话没说完,客厅都没请她进去,连送的东西都被扔出来了。
    被唐老硬撅了回去,别说面子,就连里子都丢光了。
    **
    吕惠如离开后,唐菀盯着老爷子吃了药,才送他回屋休息。
    “爷爷,那何夫人刚才脸都青了,怕是要气死了。”
    “何岸对你做了那种事,还不止一次,我没上门算账已经很给面子了,她还想来求情?门儿都没有。”唐老冷哼着,“她是不是找你几次了?别理她。”
    唐菀点着头。
    前院的事,也已经传到了江锦上这里,他正坐在床边,翻看一本清史稿,守着江江睡觉。
    “爷……”江措低声道,“有点事。”
    江锦上合上书,示意他出去说,而此时江江却嘟囔一声,一脚踢开了被子。
    “睡个觉也不老实。”江锦上嘴上嗔怪,还是抬手帮他盖好被子才出门。
    江江的梦里,他正被一群胡萝卜怪包围着,而操纵这些精怪的大妖,就是他的渣渣二叔。
    ------题外话------
    周末早呀~
    好多人问上架时间,其实没几天了,下周三,就是18号,还有三天而已,也不是刚写文的小萌新了,我还是很慌【捂脸】,会倒v一些章节,养文的可以追起来了哈。
    日常追文的姑娘们,别忘了冒个泡哈,(* ̄3)(e ̄*)
    **
    哈哈,菀菀觉得五爷是大妖,江江居然梦到了,这是对他渣叔怨念多深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