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妆娘子 - 第九章 私通宋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秋霜擦了擦眼泪,说道:“四姑娘快去找太太求求情吧!姑娘素日里在太太屋里服侍太太,太太一定会念着姑娘的好放了姨娘的!”

    安婉抓住了秋霜的手臂,将人扶了起来:“你倒是说是何事啊?”

    秋霜又哭着跪了下来:“姨娘的大外甥打着咱们公府的名号做了一次买卖,被公爷身边的小厮逮了个正着,现在苏家大哥儿和姨娘正被太太和公爷在正厅里面挨打呢!”

    安婉吓得面色惨白,倒退了几步,身后芳草忙扶住了人。

    安妘在一旁听着,琢磨着是苏姨娘的外甥走了个裙带关系,何况又被人逮个正着,想来应该没酿成大祸,何至于就把人打一顿呢?

    在她身旁的安婉倒是慌得很,连话也顾不得说,便快步走出了听萧馆的门,那秋霜也跟着安婉走了出去。

    看着安婉离开之后,安妘忽然想起有什么地方不妥——安婉是如何知道自己连药都喝不下去的?

    安妘心里琢磨着,在这院子里看了一圈,最后终于想到了什么,伸手招呼过来了一个小丫头过来:“你叫什么?”

    那小丫头不过八九岁的样子,却很是机灵,朝着安妘笑道:“回姑娘的话,我叫玫儿。姑娘是想让我过去看看苏姨娘那边的情况吧?”

    安妘听了这样的回答,很是喜欢玫儿的机灵,上前轻轻拍了一下玫儿的肩:“你怎么这么聪明?我院子里头竟有你这样好的丫头,可怜我糊涂的时候竟然不知道。”

    玫儿笑着福身道:“姑娘放心,我这就去看看,将那边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回给姑娘听。”

    那玫儿去的时间倒是挺长,直到下午安妘午睡起来了她才回来。

    玫儿一进屋里,安妘便让碧果给玫儿倒了杯茶,玫儿吃了,方才笑道:“好姑娘,那苏家大哥儿被打了二十板子,皮开肉绽的才算罢了,苏姨娘说是要禁足三月,还罚了三个月的例银。”

    安妘听后,又问道:“那四姑娘去了,不是求情的吗?”

    玫儿摆手,低声说道:“诶呦快别说这个,四姑娘连门也没让进,太太身边的张妈妈就在门口和四姑娘说:姑娘,你是正经的主子姑娘,现而今又心愿得成攀上了林尚书家的小公子,可千万别为这些个腌臜人污了自己的名声。”

    安妘听后,垂眸静默了一会儿,也不知想着什么,最后只道:“张妈妈说的这话,该是太太说的,只是四妹妹日日在太太眼前伺候,竟然连亲生母亲和表哥的情都求不了。”

    那玫儿还未说话,碧霞走了过来,连忙说道:“好姑娘,你说什么呢?京兆府尹康顺来的大哥儿、二哥儿才是四姑娘正经的表哥。”

    安妘知道碧霞这话也是劝着自己说的,便也没有多说其他,只是心里有了些计较:这里原是这么个地方。

    碧果看着安妘,只当安妘心里为安婉的事难过,劝道:“姑娘可千万别为四姑娘的事上神,那四姑娘前后对您做了什么事,您可得记着点啊!”

    安妘笑了一下:“你放心,我这个人,还是挺记仇的,抢了别人未婚夫婿还天天过来恶心人的,日后可得好好求求上苍别让自己有现世报。”

    说完,安妘又看向了玫儿,笑道:“我看你倒是聪明,不如你以后就在门廊上伺候吧,院子里洒扫的活交给别人去干就好。”

    那玫儿听了,自是乐得开心。

    安婉的生母挨了罚,虽然心里难受,却还是日日夜夜伺候在太太面前,再没有什么心思来和安妘说林小公子的事情,安妘也得了几天安生的日子。

    安妘每日晚上洗了脸后用捣烂的积雪草敷在脸上,每日吃着宋思开得药,这病也好了七七八八。

    日子过得倒也挺快,一晃又到了宋思来复诊的日子。

    宋思来时,安妘用了早饭,正在看宋思给的医书,那宋思进来时,外面有小丫头喊了一声。

    碧霞想着将安妘回到纱帐里待着,安妘却笑道:“算了吧,隔着那么一层纱帐还真的就当什么也瞧不见了啊?”

    那宋思走进来正巧听见,行礼笑道:“三姑娘这话说得倒是有趣的很”

    安妘笑道:“还得谢谢宋大人的良药,我才有心思说笑”

    宋思坐到了安妘面前,伸手给安妘把了脉,瞧了一眼她的脸庞,笑道:“三姑娘看着倒是精神了不少,脸上也好了一些。”

    安妘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脸虽然好了一些,只是身上还是难受的厉害。”

    宋思颔首:“三姑娘现在脉象平稳,怕不是身上难受,而是心里难受吧。”

    安妘点头说道:“都说心病难医,宋大人碰见了我这样一个心病严重的,恐怕是要耗些心力和时间了。”

    宋思笑道:“旁人只道我年轻,连个热证都医不好,可谁只道三姑娘是让我医心病呢?”

    安妘这才站了起来,想宋思福身行了礼:“所以还请宋大人能继续帮我,只因我生病抓药的钱是太太让府里出的,我才能得了这些积雪草,但我若自己拿着月例银子去买,恐怕是……”

    宋思连忙起来:“三姑娘的难处,我能想得到,只是这病拖延的久了,我要为三姑娘平白担了庸医的名了。”

    安妘再次行礼,福着身子和宋思说道:“我知道宋大人这里的为难,只是这对于我来说是要紧的事情,我日后定然”

    宋思伸手扶了一下安妘:“三姑娘有心病难医,我恰好有这样的机缘医三姑娘的病,虽然要付些代价,但也是要医的。”

    安妘心里高兴,连忙道谢。

    谁知那宋思却又道:“我只先将三姑娘欠我的人情记下,日后若是有想到的,再找三姑娘讨要吧。”

    安妘抬头,看着宋思,他面目温和,眼眸含笑,还是一派君子风姿。

    心里虽然有些说不上来的无奈,但怎么想也是自己承了别人人情,便只能再次道谢,说着应该的话,之后便让碧果将宋思送出了院子。

    碧霞走进安妘,想问些什么,安妘看着她笑了一下:“别急,等碧果回来我和你们一同说。”

    她刚说完话,碧果便走了进来。

    安妘看着碧果笑了一下:“玫儿在吗?”

    碧果摇头:“那小丫头见我送走了宋太医,转眼不知道跑哪了。”

    安妘点头,叹了口气,朝着碧霞碧果二人福身行了礼。

    碧霞连忙扶起来了安妘:“姑娘这可使不得!”

    安妘握住了碧霞的手,看着她的双眼说道:“好姐姐,我前些日子想着多弄些积雪草来,故而一口药也没有喝,将药全给倒了,为的就是求宋太医帮我,谁知竟找出来一个眼线。”

    碧果张大眼睛:“眼线?”

    安妘叹气:“不错,这件事情我当时瞒着你们,现在想来是极为糊涂的,可我心里为着被退婚的事情苦的很,便也顾不得其他,现而今咱们三个必须要把那人给揪出来不可!”

    碧霞和碧果齐齐跪下,哽咽道:“姑娘快别说了,我们知道姑娘心里的苦闷,没能为姑娘分忧,是我们的罪过。”

    安妘低头看着二人,心里既是愧疚又是感动,愧疚自己之前的不信任和隐瞒,感动于这二人的赤诚一片。

    她连忙将二人扶了起来,安抚了几句后,又细细说了揪出眼线的计划才算罢了。

    当日宋思身边的小童何云就又送来了好些积雪草来。

    安妘便从每天晚上敷一次,改成了早晚各敷一次。

    掐着日子算着和吴夫人的半月之约还剩三天时,安妘每日修书着玫儿找人送到吴夫人手上,就怕吴夫人不来。

    每次修书时,安妘都和碧霞和碧果说自己用了宋太医的药好了不少,该让宋太医多来这院子里转悠转悠。

    到了日子,安妘早早的便起来等着吴夫人,谁知吴夫人没有等到,来的人确实隔壁院子的安婉。

    安婉进来时,眉目含笑,还是温温柔柔的样子,进屋先恭敬的给安妘问了好。

    安妘笑问道:“四妹妹今天看起来真精神,想来是不为苏姨娘伤心了?”

    安婉也没说话,将安妘给吴夫人的三封书信放到了桌上:“三姐姐,你做的都是什么事啊?”

    安妘皱眉看着那三封信:“什么事?”

    安婉将手里的绢子展开,看着上面绣的花样:“三姐姐就别再演了,三姐姐将药倒了不喝,让自己的病拖延着不好,不就是想多见见宋太医吗?”

    碧果急道:“四姑娘怎么平白污别人清白?”

    安妘抬手让碧果别多说话,只笑问道:“谁告诉妹妹的?”

    安婉将桌上的信往安妘面前推了推:“三姐姐这信里都是要送给宋太医的……情书吧?”

    安妘没有回答安婉,只看着碧果和碧霞道:“看见没有,咱们这屋子里有人天天和四姑娘嚼舌根呢!”

    安婉坐直了一些:“这都不要紧,要紧的是三姐姐现在该随我去见太太。”

    安妘拄着下巴,伸手拿起来了桌上的信,笑道:“妹妹别急,我怕去了,四妹妹又得去跪祠堂。”

    安婉站了起来,低头看着安妘:“你做了这样的丑事,和我有什么干系?要跪也是你跪。”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