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妆娘子 - 第五章 好一个俊俏的混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安妘对这位当家主母做姿态的事没什么兴趣,只问道:“设宴?设什么宴?”

    碧霞笑道:“昨儿咱们公爷不是设宴招待了那些翰林院的大人们,当中有个宋大人叫宋念的,是骠骑大将军宋威的长子,他来的时候带了内眷和他三弟弟宋悠,今儿又来了。”

    安妘玩笑道:“昨儿来,今儿又来,别是看上了咱们家什么东西吧?”

    碧霞将安妘今日穿的衣服挂在了架子上,仔细抚平:“倒像是看上了什么人,说昨儿太太见着宋家的三哥儿,喜欢得紧,今儿想让咱们二姑娘去见一见呢!”

    安妘缓缓点头:“看来过不了多久就有喜宴了。”

    且说碧霞差去厨房的小丫头已经回来了,果然像碧霞说的一样,在厨房遇见了太太的人传饭,太太的人便让厨房多做了一些,给听箫馆这里送来。

    康夫人今日设的宴是小宴,故而菜品也并不是很多,四五样精致小菜儿,一碗羹汤,安妘吃了后歇了一会儿,便又喝了一次药,发了汗,精神头倒是好了一些,想着屋里烦闷,自己也对国公府不熟,该出去走动一二。

    出门时,碧霞说屋里还有事做,安妘便只带了碧果出来。

    国公府很大,园子里面从外面引了水过来凿了人工湖,湖上有一座用竹子搭的桥,湖两侧四季皆有花开,一南一北各有一个凉亭,南边为怀南亭,北边为怀北亭,都处高地,站上去,能一眼看见湖水的全部景色。

    安妘带着碧果上了怀北亭上,靠在亭子的栏杆上坐着,向下看着湖面上映着的白云,倒是惬意。

    往南一瞧,正好看到有一男一女带着小厮和丫鬟朝这边走了过来,有说有笑的。

    男的穿着一身白衣,束了浅绿色的腰带,身旁女子着了白衣红裙,耳饰钗环处处透着富贵高雅。

    这一男一女有半臂距离,未曾更近一分。

    那两个人走到了桥上,安妘眼看着,耳听着,只听那白衣男子笑道:“二姑娘这番话说的很有见地,另在下佩服,想来姑娘定是个玲珑剔透的人。”

    二姑娘?

    原来这两个人一个是安妡,一个是宋悠。

    女孩子十三四岁时正是对感情憧憬万分的年纪,宋悠这样一个外表看着芝兰玉树,高大俊美的公子稍微夸赞两句,便能让一颗心像那湖水似的起了涟漪。

    安妡微微低头,面庞微红:“哲远哥哥才是剔透的人,方才席上哥哥和爹爹说的话我都听了,句句让人感佩。”

    宋悠摇头,很是谦虚:“那些不过是些俗之又俗的话,我说完自己都后悔,恐污了姑娘这样仙子一样的人。”

    安妡听后,只是一笑,眼波含情,连话也不晓得说什么了。

    安妘在亭子上听着下面人说的话,不由笑了。

    碧果弯腰看着安妘:“姑娘笑什么呢?”

    安妘今日出来时,也带着面纱,只露了额头和一双漂亮的眼睛,她那双眼睛转了一圈,含着笑意:“你不是也听见宋家三哥儿和二姐姐说的话了吗?我在笑这个呢。”

    碧果皱眉,不解的问道:“那有什么可笑的?”

    安妘往下瞧了一眼离着亭子越来越近的二人,压低了声音:“等回去了我和你说,我现在就想安安静静地看看咱们公府的景色。”

    碧果点头,领悟道:“想来姑娘是要嚼别人舌根,不能让人听见吧?”

    安妘听后,失笑,刚要说点什么恐吓一下碧果,却瞧见有个小丫头跑了过来叫安妡。

    那小丫头跑到安妡面前,拉住了安妡的袖子:“好姑娘,你怎么走得这么远?宋家大奶奶要和姑娘你说话,这会子正找你呢,快跟我回去吧。”

    安妡回头看了一眼宋悠,眼中有不舍之意。

    宋悠微笑道:“二姑娘快去吧,如有机会,在下再与姑娘谈天说地。”

    安妡点头,和那小丫头往回走了。

    碧果眼中露着兴奋:“姑娘,他们不会上来这凉亭了,姑娘快和我说说笑什么呢?”

    安妘拿着手中的绢子玩着,缓缓说道:“那宋家的三哥儿怪会说话的,三言两语就将二姐姐哄得开心,想必太太要和宋家结亲,二姐姐心里一定比蜜还甜。”

    碧果坐了下来:“原来姑娘是笑这个啊,姑娘之前不是听说过吗?那宋家三哥儿是个最会说好听话哄女孩子开心的,京成里有句话是这么说三哥儿的,男人堆里的好兄弟,闺阁少女口中的混账。”

    安妘听了也没训她说话不害臊,倒是乐了,点头:“想必这样的富家公子,平日里也没什么别的可钻营,只是成天想着怎么做女孩们都喜欢的混账了。”

    她说完,碧果没有再与她玩笑,反而站了起来,低着头,很是谨小慎微的样子。

    安妘皱眉,只觉得气氛不太对,便回头看了一眼,她身后正站着那个闺阁少女口中的混账——宋悠。

    那宋悠的确生了一副好皮囊,说来,还和昨日见到的宋思有五六分的相似,只不过宋思面庞温和,他却硬朗一些,但神态气质却又无法形容准确,如天山的流云飘渺,又好似磐石一般稳重。

    安妘也站了起来,收了玩笑时的放松,福身行了个礼:“宋公子。”

    说完,她的手捏住了面纱的边缘,咳嗽了起来,道:“我身上有病,恐过了病气给公子,先告退了。”

    宋悠伸手拦了她的去路,笑着重复了她说的话:“闺阁少女口中的混账?”

    安妘低头,向后退了一步,换了另一侧走,谁知宋悠又伸手拦住了她的路。

    她抬头看他,宋悠依然笑着,继续重复道:“富家公子,平日里也没有别的什么可钻营的。”

    安妘自知假装什么也没说过是不可能的了,便只能笑道:“京城里的确有很多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但一定不是宋公子。”

    宋悠疑惑:“如何见得?”

    安妘低头回答道:“谁见了公子这样的品貌,断然都不能和纨绔二字联系上。”

    宋悠伸出食指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眼神之中透着一丝调皮,追问道:“姑娘怎么知道我不是游手好闲的纨绔子弟?我若不是纨绔,怎么会拦着姑娘你的路不让走呢?”

    安妘笑道:“公子拦了我的去路,想必一定是有事要与我说,公子是骠骑大将军的儿子,虎父无犬子,一定也是人中龙凤,万人敬仰的大英雄。”

    宋悠挑眉:“你确定?”

    安妘当然不能确定,因为她根本都是昧着良心夸宋悠。

    碧果瞧着安妘犯难的样子着急,便上前一步,连忙补充道:“我们姑娘当然能确定了,宋公子年纪轻轻便做了皇上身边的御前侍卫,昨儿还救了我家姑娘,这样的大恩姑娘岂能忘记。”

    安妘被人点醒,连忙后退一步,再次行礼:“还得谢谢公子救我性命,公子生得斯文却能做了武将的营生,可见是上天眷顾,既有好相貌又有好本事,我心中万分羡慕。”

    宋悠看着她起身后,端详着安妘的眼睛笑道:“姑娘这双眼睛可真漂亮,想必将来会有比林公子更好的姻缘,何必有轻生之念?”

    安妘知道他说的是好话,便点头道:“多谢,我一定会好好活着,也会时刻感念公子的救命之恩的。”

    宋念点头微笑,安妘朝凉亭外走去,这一次宋悠没有拦她。

    可她刚刚走出凉亭,只听宋悠叫了她一声。

    安妘回头看去,那白衣的公子站在凉亭里面,微风吹过,掀起来他白色的袍子,发丝和白色的发带也飘了起来,他唇边噙着一抹微笑,眼睛也很亮。

    他看着她,安妘以为宋悠有很要紧的话要说。

    可宋悠开口说道:“下次姑娘见了我,还是离我远一点好,虽然我确实不是纨绔子弟,但也确实是闺阁少女口中的混账,姑娘离我远一点,就能少一个人骂我混账了。”

    安妘听了,觉得想笑,偏又不知道该和这个人说些什么才好,所以她只能点点头,转身继续向前走去。

    可谁知没有走两步,后面宋悠又叫了她一声。

    安妘这次干脆转过身去,笑道:“看来宋公子还有话要交代,我在这里听完再走吧。”

    宋悠负手而立,点头赞许:“三姑娘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我的确还有很多话要交代,但又无从说起,这可如何是好?”

    安妘微笑,虽然她的笑被面纱遮住了,但是双眼却可以传达很多情感,比如说她虽然笑着却也无奈。

    宋悠看了,心里觉得有趣,继续玩笑道:“我这人虽然不好,但我们宋家的几个儿郎都是好的。”

    安妘福身:“宋将军人中豪杰,五个儿子自然都好,宋公子也不必自己诋毁自己,你也很好。”

    宋悠没有接安妘的话茬:“你说我生得斯文,很是中听。”

    安妘垂头再次福身,也没有说话,便离开了这里。

    安妘回到听萧馆中,一到院中,便看到了碧霞正端着一个大碗往外走去,碗中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想着是要倒掉的。

    安妘瞧了一眼,赶紧叫住了碧霞:“等等,你这手里是什么?”

    碧霞端着大碗往安妘面前走了走,笑道:“姑娘自己闻闻,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吗?”

    安妘笑道:“我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所以才叫住了你。”

    碧霞疑道:“姑娘既然知道,还为了这么一团烂糟糟的东西喊住我做什么?”

    安妘笑得开心:“你急什么,这里面有宝贝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