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妆娘子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及时出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话一出,慕瑾善也站了起来,指着慕瑾林道:“五哥,还是莫要如此的好,这样的皇位得来的名不正言不顺,还会落下个弑父篡权的名声,何况,纵然你手上有些兵力,可诸位皇子从小也在论剑堂学过几招功夫,殿中还有几个武将在场,我们若真要和你手上的兵力拼上一拼,未必不能赢。”
    这话一出,几个武将也站了起来,纷纷嚷道:“是啊!我等最恨奸佞小人,要是你洛亲王取得皇位,俺第一个带头谋反!”
    一时,殿中议论纷纷,有人哄嚷,有人哭了起来。
    但却只有皇帝和慕瑾林沉默不言,盯着彼此。
    正如祥和殿外,对峙却一下的御前侍卫和叛军。
    雨变小了一些,比之前柔了不少,风也小了不少。
    所以宋思从那柴房出来之后,脚下轻功步法变化迅速,轻功飘逸,倒是比之前的速度快了不少,纵然有追兵在后,但也还是在这不算大的别院当中,迅速找到了安妘的所在。
    窗子从外面被猛然推开的时候,安妘立即站了起来,在看到是宋思的时候,人已经跑到了窗前。
    “你无事吧?刚才从树上摔了下来,想必又是旧疾影响的,你的身子……”
    宋思伸手攥住了她的手腕,又捂住了她的嘴:“别说这些了,我们得快走。”
    言罢,还未等安妘反应过来,人已经被宋思揽在怀中,从窗口掠了出去。
    后面还有许多人追赶,宋思不敢放松下来,寻到这别院的马厩,带着安妘跳到了一匹马上,缰绳一拽,马鞭轻挥,便冲出了这里。
    耳边风雨萧瑟,安妘被宋思紧紧护在怀中,眼见有许多白羽箭从旁边飞过。
    她的双手紧握:“你知道从这里怎么去京郊的军营吗?”
    宋思轻应一声,扬手又挥了一下马鞭。
    林中雨滴落下的时候少些,但风夹着树叶直往安妘的脸上打,平日里养得娇嫩的面庞被这树叶刮得生疼。
    宋思在她身后,眸色坚定,咬着牙关,那些树叶打在他脸上的时候,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安妘回头去看宋思的时候,见到他脸上坚定的神情,一时竟有些恍神,好似看到了宋悠一般。
    不知何时,身侧已经没有白羽箭乱飞,安妘正有疑惑,却见原来已经到了京郊的军营。
    宋思不敢耽搁,只带着安妘快马往前冲去,直到到了护栏外面,才勒紧缰绳停了下来。
    护栏里面,纵然现在正下着大雨,却也有小兵守着,见到有人来,连忙跑了出来:“尔等何人!”
    宋思没有下马,沉声道:“我要见你们的领将霍云!”
    小兵抬眼看着宋思和安妘,摇头:“霍云将军岂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
    宋思没有再与那小兵多言,只从胸前摸出来一块玉佩送到那小兵眼前:“这是玉佩上绘制的是宋家的家纹,你可认得?”
    小兵凑上前去,仔细看了之后,连忙抱拳道:“奴才有眼不识泰山,竟然不知您是宋大将军的人,还请快进。”
    说着,那小兵已亲自牵着缰绳朝军营中走去。
    宋思将手放下之后,又紧紧的抱住了安妘。
    察觉到宋思有些紧张,安妘蹙眉,低声问道:“咱们已经到了这里,他们也停止了猎杀,还在担心什么?”
    宋思轻叹一声:“没有,还没有结束。”
    声落,雨未停,马止步。
    已经到了霍云的军帐前面,宋思从马上跳了下来,也拉着安妘跳了下来。
    安妘眉心一直皱着,想着宋思刚才的话,在进到霍云的军帐里面的时候,没忍住张口便问:“小宋大人可曾来过?”
    霍云起身,绕过桌子:“哪个小宋大人?”
    安妘垂眸:“就是宋悠。”
    霍云听着安妘的声音像是在哪里听过,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狐疑的看向了安妘,沉声道:“没有来过。”
    宋思,转头看向了安妘,有些疑惑。
    安妘握紧了双手:“之前慕瑾林拦住你和我的去路时,说宋悠已经从宫中打了出来,为要道京郊调兵,时间过了这么久,他还没有到,恐怕是凶多吉少。”
    霍云皱眉:“宫里?宫里现在何事?又为何要调兵?”
    宋思垂眸沉吟一瞬,抬脚向前一步,将怀中的玉佩摸了出来:“在下是宋威大将军的五哥儿,宫中·出了乱子,是洛亲王在犯上作乱,还请霍将军带兵过去保皇上安危。”
    霍云垂眸看着那玉佩愣了一瞬,随后又看向了宋思,沉声道:“的确是宋家的家纹没错。”
    安妘心中挂念宋悠的安危,有些急切:“那快带兵过去吧。”
    霍云看了一眼安妘,摇摇头:“不妥,我们是禁军,除非有圣上的诏令或者是虎符,否则不可擅自调兵,若……”
    安妘咬牙,耐不住心中急躁,竟上前将霍云身旁的佩剑给抽了出来:“你到底去不去!”
    霍云看着安妘,很是无奈:“我并非不去,只是需要……”
    安妘打断了霍云的话:“现在只是宫里和城门,若要继续下去,说不定会连累整个京城的人遭殃,京城当中难道没有你的妻儿父母吗!特殊情况之下,还等什么诏令!”
    霍云还有些犹豫:“可是……”
    安妘开口就要骂,却被宋思按住了手:“你别激动。”
    说着,宋思将安妘手中的剑拿了下来,又转头和霍云道:“在下知道霍将军的为难,这样,这件事如果事后被追究下来,算我的,倘若有功,算将军的,可好?”
    霍云负手,抿着嘴唇,似乎是想了一下,最后坚定点头:“好,不过有功,我不会忘记宋五哥儿的!”
    宋思听后,将剑一横,双手捧着还给了霍云,沉声道:“在下代家母和兄长谢过将军的救命之恩。”
    霍云伸手,将剑握住,提着剑带着宋思朝外面走去。
    安妘转身,也跟了上去,低声讽刺道:“好不要脸!”
    听到这一声讽刺,霍云这才想起来这声音在哪里听过:这不是宋悠的妻子吗?
    踏出军帐,宋思却转身将安妘推了进去:“你在这里,这里相对安全,不要跟着过来了。”
    安妘被宋思推了进去,看着缝隙外面阴雨连绵的天,又转头看向了宋思,随后点点头:“好,我不跟着出去给你们添麻烦了.但是……”
    没待安妘继续说下去,宋思已经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一定先救下三哥,其实三哥功夫好得很,可能遇上些人,脚程慢了一些,但一定不会有危险的,大哥说三哥是能活一千年的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安妘听着宋思一本正经和自己说起来宋悠大哥说宋悠是祸害遗千年,一时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只能是点了点头:“多谢。”
    宋思放在她肩头上的手缓缓拿了下来,和她笑了笑,转身便离开了帐子。
    帐子外面,兵马走动的声音贯彻耳边,霍云安排了两队人马,一队是从帐前走,一队,从帐后走,两队人马都有强有弱,实力均衡。
    霍云带领的是从后面的人马从秘密的小道上一路去到宫中,而宋思则带着人马从前走,引开一路追杀过来的慕瑾林的人,顺道要去寻找被困在路上的宋悠。
    雨本来小了许多,此刻天上惊雷闪电不断,连续响了几下之后,雨又大了起来。
    离着京城的城门不远的地方,宋悠还在和那三十多个人厮杀。
    他虽是难得一见的高手和武学奇才,但奈何这三十多个王府精锐,也都不是宵小之辈,强中更有强中手,几番交战下来后,宋悠不过伤及皮毛,根本打不退。
    而在之后的所有交手,都是在耗。
    这三十多人在耗宋悠的体力。
    他打退一个便有另外一个上来。
    一对三十好几,纵然有通天的本事,此刻也是难为。
    宋悠已经将外袍扯落了,原本干净不染尘埃的白衣,现在身上也沾满了泥水,脸上,也沾了几滴鲜血,不是自己的,就是别人的。
    他手中握着剑,缓步退了一下,对面有人拿剑刺了过来,四面八方都有人拿着剑刺了过来。
    这一次,是这三十多人一起朝他攻了过来。
    原来,他们也等不及了。
    宋悠唇边竟有一抹冷意。
    他旋身将剑一扫,内力深厚,震慑八方,然却还是有剑逼近他的胸口。
    就在宋悠以为避无可避之时,却听得“噗”的一声,温热的血溅了自己一脸。
    他身上毫无疼痛之感,被刺伤的不是自己。
    宋悠微愣一瞬,但见剑尖从身前之人的背后没了进去。
    剑又从给他挡剑之人的身体之中抽离了出来。
    那人身子摇摇欲坠,登时跪倒在地。
    耳畔厮杀声再度响起,竟是在京郊的禁军赶了过来。
    然而宋悠心中没有喜悦,他单膝跪在地上,伸手扶住了将要倒下的人。
    是宋思给他挡下了这致命一击。
    宋悠看着宋思惨白的脸,心中一痛:“云之!”
    宋思额上冷汗直下,捂着胸口,艰难的站了起来:“快,三哥,骑上马,快去宫中吧!”
    说着话,人便要往地上倒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