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妆娘子 - 第二百五十章 杀出生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手紧紧握着那赤金的钿花,宋悠的手被这东西硌得生疼,却是不能松开一瞬。
    他怎么会不认得这东西,这是他亲手给她戴上去的。
    安妘,竟然已经落到了慕瑾林的手上。
    那,留给安妘和宫里的时间更是紧张,每拖延一分,就是多让慕瑾林嚣张一分,让安妘和宫中的人多受一分苦楚。
    宋悠靠在山洞的石壁上,冷笑一声,扬声和外面的人叫嚷道:“怎么,你们王爷是怕了不成?”
    外面的人冷冷回道:“王爷?王爷怕什么!”
    宋悠小心翼翼的将钿花收到了怀中:“怕我将京郊的救兵请过来,坏了你家王爷的好事,让他逼宫不成,反成阶下囚!”
    这话喊完,那外面的人还未开口说话,忽然见到雨幕中白光一闪,冰凉的剑已经从自己的手腕上擦过去,鲜血登时飞溅而出,拿着剑的手将剑松开。
    众人皆是一愣,只见宋悠的剑挨个朝他们自己刺了过来,每一剑,都带着令人胆寒的杀意。
    雨幕中的血光和剑光交织在一起,在这样的密林之中,白日之下更似黑夜。
    这样的感受,安妘此刻也正在体会。
    当安妘被慕瑾林抱着到了别院当中的内室当中后,她也终于被慕瑾林给放了下来。
    安妘的双脚刚一落地,伸手就拔了簪子要朝着慕瑾林刺过去,奈何对方动作比自己快些,伸手攥着了安妘的手腕,用力一捏,簪子便落在了地上。
    手腕被捏得生疼,安妘额上出着冷汗,却仍然瞪着慕瑾林。
    慕瑾林被她这样倔强愤恨的目光逗笑了,手拽着安妘一个用力,人又从新到了自己的怀中。
    他低下头,和安妘轻轻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一定会待你好的,你等我回来,再回来时,我就是这天下的主人了。”
    安妘狠狠啐道:“谁稀罕你对我好。”
    慕瑾林的手安妘的手腕上松开,抱着安妘,另一只手轻轻抚着她的面颊:“你这样说话,倒像是打情骂俏。”
    说完,他轻声笑了起来。
    安妘有些被恶心到,挣扎了两下,没挣扎开,一时不知究竟是何原因,干呕不止。
    慕瑾林缓缓松开了她的腰身,轻轻抚着她的后背,眼前有些失焦,竟轻声说道:“算算时间,你二姐姐应该去了,她和你一样,都怀了身孕。”
    听着这样的话,安妘又干呕几下,缓了缓,抬头看着慕瑾林,蹙眉问道:“去哪?”
    慕瑾林眼波流转,看着安妘的脸,眉梢微挑:“无所谓去哪,最终我把你带回来了就好。”
    安妘厌恶的皱起了眉毛,退后一步:“疯子。”
    这样的咒骂之语听在慕瑾林的耳中,没有引起愤怒,他反而看着她笑了笑。
    慕瑾林眉梢微挑:“是啊,我本来就是疯子。”
    说着,他缓缓从怀中掏出来了一样东西,一个棕色的泛旧的荷包,那是那天他让青竹从六合殿中拿出来的。
    安妘看着他手中的东西愣了一瞬,又错开了双眼。
    倏地,下巴被人紧紧捏住,慕瑾林用力的一拉,将安妘的脸拉到了自己的脸跟前。
    只听慕瑾林轻声说道:“当时,我母妃尚才人位分低,是个人都能踩上一脚。那个时候,她住在芝兰宫中,芝兰宫的主位每天折磨她还不够,还每次一定要折磨折磨我。”
    下巴被人捏得生疼,安妘喘气了气。
    慕瑾林双眼通红,欣赏着安妘的痛苦:“你知道吗,那个时候,我去找父皇,父皇根本不见我,守在门口的周游人说父皇刚刚继位,事情多得很,忙不过来,让我懂事儿!”
    安妘张口:“松……松开我!”
    慕瑾林摇摇头,反而更用力了一下:“我那天去芝兰宫的时候,天上下着雪,正好又碰见那个疯婆子发疯,让我母妃褪了衣裳跪在雪地里,我去抱着母妃,母妃一把把我推开,说我就不该出生,她说她根本不想做皇上的女人,她喊的声音那么大,整个芝兰宫的人都能听得到。”
    安妘抬手,狠狠的打了一下慕瑾林的手,慕瑾林吃痛,皱眉,手微微松开,看着安妘,有些痴,有些哀。
    他伸手要去碰安妘脸庞的发丝,却被安妘给躲开了。
    慕瑾林笑了一声,将手放下:“那天,我亲手拿着砒霜喂到了母妃的嘴里,让所有人以为,是芷兰宫的主位杀了我母妃,一切的痛苦就都结束了,我便被送到了太后那里。”
    安妘听到这里,浑身一抖,向后一退,跌坐在榻上,看着慕瑾林,不敢再说一句。
    慕瑾林看着她的样子,朝她走了过去,微微蹲下,仰头看着安妘:“我头一次见你,还以为见到了母妃,你后来,分明也对我有意,为什么,去喜欢宋悠?”
    安妘低头,看着他的手缓缓覆在了自己的手上,额上冷汗流出,张口,却说不出一句话。
    见到安妘这样的神情,慕瑾林好似很是高兴,他笑了起来,伏在榻上笑了起来。
    安妘听着这样的笑声,一瞬是动也不能动一下。
    过了一会儿,慕瑾林终于停止了笑声,他起身,轻轻勾了一下安妘的下巴:“我要去宫里了。”
    声落,人已转身离开了内室,走出了这间屋子。
    此刻,慕瑾林这间别院当中,昏睡着被人关进柴房当中的宋思已经转醒。
    门外的雨声还没有停下,宋思缓缓坐了起来,低头看着自己沾满泥泞的衣裳,笑了一下。
    他伸手点住了自己身上的几大穴道,靠在身后的草垛上面平静了一会儿,才站了起来。
    四处看了看,发现这柴房后面并没有人站着。
    宋思弯腰,从靴子的缝隙当中摸出来一个灰色的小珠子,这珠子是火云弹,只要丢出去,这间柴房就困不住他。
    而在柴房这里挥了之后,他的动作必须要快,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寻找安妘,最坏的结果是,安妘根本不在这里。
    但总要一赌,无论如何,他也不能在这里等死就对了。
    这样想完,宋思双眸轻轻闭上,朝一个方向将手中的火云弹给丢了出去。
    轰然一声,这个本就破旧的柴房便被炸开。
    炸然响起来的声音。
    有酒盏被摔碎的声音。
    是在宫中的祥和殿上。
    摔下酒盏的人,不是别人,是皇帝。
    殿中的人本就慌乱,此刻听见皇帝手中的酒盏摔在地上,更是一惊。
    周游人连忙凑上前去:“皇上今儿喝得多了,该停了。”
    宋威也凑了过去:“皇上——”
    还不待宋威说话,皇帝一把拽住了宋威的袖子,压低声音道:“让周游人带着你,从密道离开,速去胶东那边和大军汇合,无论京中有何变故,西域三十六国都是一大隐患,你非去不可。”
    未料到在这样的关头,皇帝会和自己说这些,宋威先是一愣,后摇摇头:“皇上,现在……”
    皇帝趴在桌上,原处之人不明所以,以为皇帝是十分难受:“你快去,这一时半刻的,不会结束,朕也不会立即就死,但那边情形不容乐观,粮草一事,只能稍缓,但你必须水路转陆路的迅速带兵过去。”
    宋威见皇帝坚定,只能郑重点头。
    周游人轻叹了一声,扬声道:“宋将军,劳烦您和咱家一起去后面给圣上取一碗醒酒药来吧。”
    宋威颔首,随着周游人的脚步而去。
    殿中下面坐着的嫔妃和大臣们一时都将目光收了回去。
    外面的雨声比之前小了一些,却还没有停。
    这场雨,已经下了快要两个时辰。
    此刻,也不知是哪一家的官眷,尖叫喊道:“是……是洛亲王!”
    话喊完后,众人惊愕朝门口看去,只见洛亲王身着一身暗红色的长袍,身后携着六个侍卫缓缓朝大殿上坐着的皇帝走来。
    待到了皇帝的跟前,抱拳道:“儿臣,还未向父皇献上寿礼吧。”
    皇帝缓缓直起了身子,看着下面站着的慕瑾林,沉声道:“京兆府尹说,你要谋反,说外面那些围着祥和殿的人都是你的。”
    周游人此刻不在皇帝身边伺候,有小太监朝皇帝这边凑了过去,将皇帝扶了起来。
    慕瑾林看着皇帝笑了笑,低头看了一眼脚边还汩汩从脑袋上流着血的京兆府尹,坦然道:”儿臣不想谋反,只要父皇用了儿臣送的寿礼就好。“
    说罢,慕瑾林身后的侍卫将一样细长的东西取了出来,承到了皇帝的面前,在桌前缓缓铺开。
    原来,竟是一张纸,和一支笔。
    又有一个拿着一块砚台和一块墨走了上去,放到了桌上。
    皇帝冷冷扫了一眼,又坐到了金座上面:“诸位卿家,继续享用宴席吧。”
    慕瑾林面色一变,伸手从身侧旁的侍卫身旁抽出了一把长刀,伸手随意一砍,竟将邻近桌前的一个妃子的手臂给砍了下来。
    殿中妇人尖叫起来,有的已经不能再在桌前坐着。
    在坐的大臣有些也是战战兢兢,偏偏此刻宋念站了起来,冷道:“洛亲王,如此逼宫,还是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前,你当你取得了皇位,又有多少人能真心服你,又有多少人真心效忠于你?你的江山又你那个坐得了几时?”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